莫让放生变杀生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6-02 06:35:13

近年来,盲目放生、随意放生时有发生。比如,3月下旬,有人在北京怀柔区汤河口放生了一批狐狸和貉,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4月下旬,有人在尚未达到放生水质标准的北京通州潮白河放生十余筐活鱼,许多鱼在刚放生不久便相继死去。为何放生之风这么兴盛?如何对放生行为进行规范?究竟怎样将放生变成“护生”?请看记者实地调查。

  

  不久前,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在柳荫公园举行了一次鸳鸯放归行动。“举办这样的活动,是为了让市民了解野生动物科学放归的理念和方法,随意放生野生动物不但达不到放生的目的,还可能对放生地点周围的环境造成破坏,希望类似汤河口违规放生狐狸的事件不再重演。”工作人员史洋说。

  好心办坏事

  人工养殖动物在野外几乎不可能存活,380只蓝狐和貉经及时救护只幸存一成多

  史洋所说的汤河口村是北京怀柔区北部一个相对较为偏远的行政村,距市中心100多公里。3月下旬的一次放生活动,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3月31日,怀柔区园林绿化局汤河口森林公安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前几天有人在梁南放生了数百只狐狸,部分狐狸窜至村中将家养的柴鸡咬死。

  接报后,派出所立即组织警力到村里走访调查,在两名目击者的帮助下找到了放生点,确认这些狐狸为人为放生。

  经过鉴定,放生的狐狸为养殖的蓝狐,也称北极狐,主要分布在北冰洋沿岸各国,在我国不属于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另外,放生的动物里面还有部分人工养殖的貉,两种动物的数量大体各占一半。

  据了解,园林绿化部门并未收到此次放生活动的申请,因此这次放生属于违规放生。按照相关规定,怀柔区绿化局组织人员对放生的蓝狐和貉进行捕捉,以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园林绿化部门共发现了狐狸、貉共110余只,大半已经死亡。死亡的狐狸和貉的尸体已采取深埋方式处理,40多只幸存的动物被送到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与此同时,附近村民也捕捉到一些狐狸和貉,并掩埋了发现的动物尸体。据统计,总数也有100多只。

  最后,幸存下来的40多只狐狸和貉退回到了原来的养殖场。专家分析说,此次放生的380只蓝狐和貉均是人工养殖,在野外存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也意味着,这380只蓝狐和貉经过一番“放生”折腾后,幸存的只有一成多。

  也是在不久前,有人在北京通州潮白河放生了十余筐活鱼,由于这片水域近年来污染严重,没有达到放生的水质条件,许多鱼在刚放生不久便相继死去。

  放生的本意是培养仁义、慈悲之心。然而,现实中很多放生行为往往不尽如人意。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执法大队队长孔令水介绍说,面对陌生的环境,没有野外生存能力的动物放生后会大量死亡;一些外来物种也可能由于在当地没有天敌,变成入侵物种,严重破坏当地的生态平衡;有些生物具有攻击性,甚至会给人畜带来危害。比如,有人曾放生巴西龟、鳄鱼龟等凶猛的、外来的肉食性动物,而鳄鱼龟甚至能把很粗的木棍咬断。

  放生成“商机”

  利用人们的善心,放生背后已形成“利益链”,甚至催生出订单生意

  放生一事古已有之,一些人会在事有不顺或心有所求时放生动物,以期消灾、祈愿、积福。不过近年来放生活动有愈演愈烈之势,背后的一个重要推手是利益的驱动。

  孔令水介绍说,五年前执法大队在一次暗访中发现,一个放生组织召集约300人到昌平虎峪进行麻雀、山鸡、蛇的放生,每人收放生费500元,另外还收乘车费30元,这意味着组织者的总收入大约16万元。这次活动的支出,包括购买放生动物、租用车辆及其他必要费用总计在4万元左右。“从4万元到16万元,放生利润高达3倍,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各地有组织的违规放生行为屡禁不止。”孔令水说。

  以此次放生狐狸为例,组织者首先通过网络发帖,寻找愿意参加放生活动的人,确定放生只数后,组织者再去河北的一家养殖场购买人工养殖的蓝狐和貉,在未经林业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私自组织在汤河口放生这些动物。

  虽然不了解此次放生组织者究竟收入多少,但可以想见,组织者绝对不会做“赔本买卖”。在不少地方,放生背后俨然已经形成一条“利益链”,甚至已催生出订单生意:譬如放生鸟类,放生者向鸟贩预订,鸟贩接下“订单”后,便向捕鸟者下“订单”,捕鸟者按“订单”捕捉,然后送到鸟贩处,鸟贩再按“订单”卖给放生者,放生者再预订,如此循环往复。

  监管存空白

  如何处罚违规放生没有明确规定,应通过立法和宣传让人们树立正确放生观念

  究竟是什么人在组织放生?“网上组织放生的,一搜索一大片。”一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90%以上的不合理放生活动都是放生组织在网上发起的,各种放生QQ群、论坛、微信群等都是组织放生的平台。

  孔令水说,目前涉及放生问题的法律法规只有1992年开始实施的《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但该条例对如何处罚违规放生行为,并没有明确规定。

  此次怀柔区汤河口放生事件就是依照该条例,由园林绿化局责令放生组织者将未捕获的动物限期捕回。与此同时,怀柔区园林绿化局还责令放生组织者对村民家禽损失以及其他损失给予了赔偿。

  “坦率地说,此次放生虽然闹出了不小的风波,但按照法律规定,并不能对责任人进行处罚。”怀柔森林公安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

  孔令水介绍说,如果放生的动物并没有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在实际执法中基本上难以处罚。“目前《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在修订,林业部门也已经反映了放生等相关问题,希望新出台的法律对于这一问题进行更明确的规范。”

  此外,孔令水也很看重对公众的宣传,“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公众应当树立正确的观念,不可随意放生,否则就可能好心办坏事,造成放生动物死亡而有悖放生初衷,甚至还可能对放生地点周围的环境造成破坏。”

  

  ■记者手记

  放生没那么简单

  怀柔汤河口放生闹剧,付出了惨痛代价,从刚放生的380只,到最后仅剩下40多只。动物们在伤痛之余估计会很困惑,这么折腾一圈,还死伤了那么多同伴,这究竟是杀生还是放生?

  放生起于慈悲心,也起于对动物的爱护。与其因放生不成变杀生,倒不如毅然放弃“放生”的形式,真正回归其“护生”的本意。要知道,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心中有爱、手下留情、珍视生命,这些都是延续放生内涵的有益实践,也都比迷信某些形式更有意义。


  《 人民日报 》( 2016年06月02日 06 版)